2006年12月29日 星期五

◇ 2006.12.29,戲劇化的非戲劇...還是一場鬧劇?

作者: mosquito520 (我在夜裡飛翔...) 看板: mosquito520
標題: 戲劇化的非戲劇...還是一場鬧劇?
時間: Fri Dec 29 05:05:05 2006

快期末考了...
最近的生活真的是越來越多采多姿...

晚上八點半...
我接到姑姑的來電...
『你老爸喝農藥自殺...
現在情況不是很清楚...
你趕快打電話給你爸的朋友...
電話............』
「阿這是誰的電話?」
『你爸的朋友...反正不是那個女的就對了...』

我打電話過去...電話的那端傳來女聲...
『你爸喝農藥自殺...我要勸他去醫院他一直不肯去...
你趕快過來...』
「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阿姨...你趕快過來...』
「在哪裡?」
『新竹我家這裡...』
「地址?」
『民湖路』

電話掛了之後我猶豫了一下...
我該不該過去?
如果過去之後發現是一場鬧劇...
我的臉色會很難看...
如果過去之後是玩真的...
我的臉色會更難看...
那要我過去幹嗎?讓他的決心更堅定嗎?

打電話通知一下我老媽...
順便徵詢一下他的意見...

『你就過去看一下嘛...
雖然說之前好像就有鬧過了...
不過這次是第一次叫你過去...
你就先過去看看在講嘛...

如果可以的話找個朋友陪你去...
不要找那個學妹啊...』

不知道為啥我老媽有特地叮嚀我不要找她去...
可能想說讓她看到那個場面不太好...
也有可能覺得她去也幫不上忙吧...

第一個想到TOYOTA...
「TOYOTA...你有沒有空?」
『沒空...幹嗎?』
「陪我跑一趟新竹...」
『去新竹幹嗎?』
「我老爸鬧自殺...」
他也沒說什麼...就開始穿衣服了...

原本打算騎車過去...天氣太冷...放棄...
坐火車過去...到火車站的時候...
電話又打來了...
『你在哪裡?』
「苗栗火車站...」
『你坐計程車過來...我幫你出車錢...』

有點傻眼...
問了一下排班的計程車...坐到新竹多少錢...
司機猶豫了一下...800塊錢...
然後就坐上計程車往新竹跑了...
一路上...跟TOYOTA照樣聊東聊西...
看著下交流道...有點熟悉?

「先生...民湖路是在青草湖那邊嗎?」
『對阿...』
「是不是有很多別墅型的社區那邊?」
『對阿...』

心裡想...
奇怪...上次在電話裡面吵不是才跟我說搬走了?
那裏房租一個月要十萬...我老爸負擔不起?
到那邊之後...果然是同樣的地方...


進門就看到我老爸...坐在椅子上...
很沮喪的樣子...
看到我來了只跟我說他沒事...
他只是來跟阿姨談事情...他沒有喝到農藥...


我老爸的身上有某種香香的味道...
拿農藥的空瓶來聞了一下...同樣的味道...

「你要不要去醫院看醫生?」
『我沒有事情...我沒有喝到農藥...剛才你奶奶把農藥搶下來了...
﹝這裡我爸所稱的奶奶是那個女的媽媽﹞
有味道是因為身上被噴到一些農藥...我沒有事情...』
「那你就去醫院給醫生看一下是會死是不是...
給他看一下確定沒問題我就安心我就回苗栗...
那你去看一下大家都放心這樣不是很好嗎?」
『我沒有事情...我沒有喝到農藥....不用去醫院...
爸爸對不起你們倆...爸爸唯一個牽掛就是你們三個...
﹝這裡三個是我跟我哥...還有那個領養的小女孩﹞
以後如果爸爸走了...爸爸希望你可以照顧妹妹...
她叫李.....雖然她跟阿姨姓...可是我很喜歡這個妹妹...................』

基本上...那個很長一串的交代後事...
我沒聽的很仔細...甚至連那個妹妹的名字我也記不太清楚...

「好...那你到底要不要去醫院?」
﹝反正我也不確定我會不會記得...
說不定明天之後就老死不相往來也說不定...
如果哪一天她來找我也會照顧她...
原本就不討厭這個妹妹...長的蠻可愛的...
不過被我老爸他們領養也不是妹妹的錯...﹞

『你打電話叫你姑姑放心...不用趕上來了...
我就跟你去醫院...讓你安心...』
「OK」

打電話給我姑姑...她正開車要殺上北部...
她住東港...

搭我爸的車往醫院...
路上講了一些事情...
我老爸對我跟我哥感到虧欠...
至少看起來聽起來是這個樣子...
因為我很少知道我老爸哭...
這是第三次...上一次是在電話裡...
第一次是我奶奶掛掉的時候...

不過提到他為什麼會跟這個女的在一起....
『你們搬走一年之後...我一個人在桃園很孤單...
那個時候想要叫你媽搬回桃園來住...
可是你媽又跟我提錢的事情....
我一氣之下就不跟你媽聯絡了...
後來又跟那個阿姨在一起...』

這件事情我心裡有個底...
那個時候我老爸跟我媽講完電話...
有打電話來跟我抱怨說要我媽搬回去住我媽開口就是一個月兩萬...
當初我也有打電話去念我媽...
「阿你是想錢想瘋了還是怎樣?
幹嘛開口閉口都是錢阿?」
『阿如果你爸向那個時候一樣...
把家裡當旅館...要給錢不給錢的...那我要怎麼辦?
而且那個時候離婚協議書寫好一個月要給多少...
你爸給我錢的時候我有真的去跟他計較錢多錢少嗎?』

基本上...我是可以理解我老媽的心情的...
畢盡...我老爸是這樣的人...
對我老媽來說...她手上拿著錢還是比較安心...

我就直接回我老爸說...
「媽跟你提錢是又會怎樣?
以前你離婚協議書寫說要多少錢給他...
結果你真的有照給嗎?
你還不是有工作的時候就給...
沒工作的時候給少一些...
媽有真的跟你計較這些嗎?
何況...現在你都能這樣容忍這個女的了...
你就不能忍一忍媽?」

我跟我媽很受不了我老爸的原因是...
他從來不會承認他的錯...
他把他跟那個女的在一起...
然後搞到現在這種局面...
通通算在...因為我媽當初講那句話...

即使他覺得對我跟我哥感到歉疚...
不過我還是覺得不夠...
如果他真的後悔...改過....
那應該是要跟我媽認錯才對...


到了醫院...幫我爸掛急診...
我身上錢不夠...跟我爸拿皮夾...
那個女的塞了兩千塊給toyota叫他拿給我...

掛急診...問題在於...
國泰醫院只是區域醫院...
沒有毒物科...換句話說他沒有辦法確認我爸是不是有喝下去...
他只能做緊急的處置...洗胃...
臨床上看來...我爸應該是沒有嚴重的中毒症狀...
乾嘔是有機磷中毒的症狀...
不過有可能是皮膚觸及到農藥吸收一小部分引起的...
他不敢保證兩三個小時之後是否會惡化...
他只能建議我們...要嘛就是洗胃...不然就是回家看情況...
如果真的要鑑定確認的話...只能到醫學中心等級的醫院...
例如林口長庚或是台中中國醫藥學院...

把我老爸哄來醫院了...也不太可能叫我老爸跑去台中或林口...
只好作罷...

要離開的時候...拿錢還給那個女的...
她推掉了...說不用還了...
拿給我老爸...他說我皮夾裡還有錢...拿錢還給阿姨...
她又說出去再說...
又拿給我老爸...他拿了三千塊給我...
叫我拿錢還給阿姨...
那個女的已經在倒車了...
我快步追了上去...敲敲車窗...比了搖下車窗的手勢...
那個女的又跟我說...下次再還啦...
我只有冷冷的跟她說...沒有下次了...
他關上電動窗...我也把錢丟了我就不管了...


都走了...
剩下我跟TOYOTA在路邊...
點起一根菸...
他問我幹嘛態度這麼差...
他覺得那個女的還不錯...
我必須承認...第一次看到那個女的...
她給人的感覺都是正面的...

往車站的路上打了好幾通電話...
在我媽、姑姑之間講來講去...

其間...那個女的打電話來...
『剛才...你們在警衛室等的時候...
你們怎麼跟警衛講的?』
「找人阿...不然咧?」
『不是...你有跟他說你爸的事嗎?』
「我沒跟他說我老爸鬧自殺啦...你放你的心...」
『喔...那就好...』


在火車上...
跟TOYOTA在討論我對我老爸還有對那個女的的態度...
討論為什麼他鬧自殺...我還放他一個人回桃園...
而不回桃園陪他...

「我對他﹝我老爸﹞已經沒什麼感覺了...」
『阿再怎麼不親...他還是你老爸阿...還是血親阿...』
「就是已經沒那種感覺了...」
『阿你剛才接到電話不是還會猶豫一下?』
「我猶豫我要不要過去...
如果是普通朋友或同學我大概二話不說就殺過去了」

「我今天對那個女的...對我老爸這樣的態度...
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是長久下來累積的...
老實說我已經沒有什麼家的感覺了...
你看我不是很少回台中嗎?
因為回去我沒什麼事情可以做阿...

你懂嗎?家的感覺...
你回彰化...回的是你熟悉的家...有你熟悉的房間...
我不一樣...回到台中...那裡我也沒住多久...
房間也不熟...最熟的也只剩我老媽而已...
最熟的地方是桃園...可是那裏已經不像我以前住的地方了...

過年...為什麼我初一就回苗栗?
人家說過年要團圓...阿我回外婆家我是要跟誰團圓?
回去也只是看看電視到處晃晃吃吃飯...
那我呆在那邊還不如呆在苗栗來的自在...」

『那你老爸掛了你會不會去幫他守孝?』
「會阿」
『那你就當作去預防他真的掛了你還要花時間幫他守孝阿...』
「我回去陪他我要講什麼?大眼瞪小眼嗎?
如果他真的掛了我一定會幫他守孝...
盡最後的孝...而且...守孝我不需要跟他說話...」

「我問你....你覺得我現在看起來像是緊張的樣子嗎?」
『不像...』
「那你覺得我現在看起來像是掩飾自己情緒的樣子嗎?」
『不像...』
「那你覺得我現在看起來像是故作鎮定假裝堅強嗎?」
『不像...』
「這就是我現在的感覺...感覺...無所謂...」

TOYOTA聽完我的解釋之後...
他也只是說...大概是上輩子造的孽吧...
只是誰欠誰的多...也很難說...

我不相信這些...因為我的個性使然...
我的個性...因為長久累積下來的這一堆事情...
造就我今天的個性...
那這一堆事情...那是我老爸的個性造成的...

事情有因必有果...不過我不會去牽拖到上輩子...

這就是我的感覺...
搞這種飛機是怎樣...


我的個性很現實...很實際...實際過了頭...
在這種時候實際...反而顯的有些冷酷...
冷血...



以上對話及人物均為真人真事...
對話是根據記憶撰寫...
多少會有些闕漏...大致上是那樣...


故事...還沒結束...
回到苗栗之後...
多少有點擔心...
畢竟是一條人命...
我不知道我是否已經可以去承擔這種事情...
打了幾通電話...
我老爸手機沒開...
沒人知道他現在在哪裡...

12點多...
他打了電話給我...
聲音還是聽起來很沮喪....
跟我說他回到桃園了...
他沒有事...叫我不要擔心...早點睡覺...

我打電話給我姑姑...
轉告她說我老爸說他回到桃園了...
因為我姑姑那個時候大約在通霄了...
她還是不放心我老爸...親自跑一趟...


過了幾分鐘之後...
我老爸又打電話來...
聲音聽起來正常許多?﹝這是我的感覺﹞
跟我道歉...說他剛才講錯了...
他現在人在新竹...他剛才開車開一開頭昏昏的...
然後阿姨打電話給他要他回去她那邊...
所以他現在人在新竹那個女的她家...

轉頭問采薇...
「剛才我老爸多久以前打電話過來?」
『10分鐘左右吧』

翻一翻手機...
23:59分...我打我老爸手機...沒通...
00:06分...他打電話給我...說他人在桃園...
00:20分...他打電話給我...說他講錯了...
那...那個女的是幾點打電話給我老爸?
10點多從新竹回桃園...開開開開的很慢...
開到一半是11點多...那應該也在新豐楊梅那附近了吧...
阿剛才手機沒開...那那個女的是怎樣打電話給他?

又打了一通電話給我姑姑...
跟她說...
「我老爸說他剛才講錯了...
他不在桃園他在新竹...
他剛才開車開一開頭昏昏...
那個女的打電話給他...
他就又開回去了...」
『沒關係...我快到新竹了...
到新竹我再打電話給那個女的問他是不是在她那邊』...

前面看起來應該還頗感人的...
最後這段感覺就不太一樣了...


就像標題寫的...
看到最後...
才覺得整件事情像一場非常戲劇化的鬧劇...

那個女的說搬家了?可是卻沒有?
我老爸說他人在桃園...
14分鐘後說他講錯了...他人在新竹...

幹...我覺得我被豪洨了...

--
I hate nuclear weapons.
Therefore I'm a member of the Silient Service.
Today I become independent of my country which permits itself to make wars.
Today I've got free!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220.133.140.180

沒有留言: